本來這次我是想看我與自己身體的關係,因為長久以來我身體狀況總是起起伏伏,總是帶著一種昏睡的能量過生活。但內在卻一直跑出了小聲音,是與母親的互動。

  我一邊哭著跟品萱老師說:我想我沒準備好,太緊張了,手心都冒汗了。於是老師說:太好了!那就是準備好了!

 

  第一個開啟的畫面是父親與母親在我小時候打架的過程,當我父親與母親的角色激烈的吵著,那是用盡全身的力氣,小時候的我在旁邊不斷的想遠離這兩個人,但他們不斷的要我做出抉擇。但我無法抉擇,那樣的我只想遠離這樣複雜又暴力的恐懼。那樣的拉扯,是真實的把我童年的一幕幕表達出來。

  我的媽媽是性格強烈的人,但這樣的強烈,是身邊的伴侶無法負荷的,於是爸爸選擇不溝通的方式相處,但媽媽當然是無法容忍爸爸不理她的?於是她寧願他用暴力的方式來回應也不能不理睬,那就是我不斷接收的訊息。我接收到的是,愛就是要對方不斷的理我,我說的如果你不接受,那就是讓我失望與憤怒(母親的部份),但是又要與我保持很適當的距離(父親的部份),這樣的忽遠忽近,小時候的我照單全收了,於是之後的感情也是很不穩定。

 

  第二個畫面大約在我上國中之後的年紀,個性獨立的外公,與思想夢幻愛黏膩的外婆相處的狀況。外公是愛著外婆的,但外公喜歡有點距離的方式,有彼此的空間相處,但外婆完全相反。身於排行老么的母親,很清楚這個畫面,但她心裡是很不希望自己是像外婆這樣的,但偏偏她的情感方式總是像外婆如此的強烈,但另一面的她是工作能力極佳又獨立思考的人。於是母親後來在一起的伴侶,也是很依賴的類型但又帶著很獨立的性格,我也是,我妹妹也是。

  這樣的畫面,就像是個食物鍊,外公在龍頭的位置,對著外婆說:你不要一直黏著我好嗎!外婆就不斷的黏著外公。

  我媽不斷的要外婆理我媽,外婆對著我媽說不要煩好不好,我媽的伴侶一直要我媽理他,但我媽說不要煩好不好,我不斷的要我媽的伴侶(代替父親的角色)理我,但他對我說不要煩,我也一樣的如此對妹妹。妹妹的位置在龍尾。

 

這一場馬拉松,在當天持續了好一陣子,大家彷彿運動了一整天非常疲憊。天啊!!!在這麼拉扯黏膩的能量裡,我卻過了將近30年,當然累,當然許多憤怒與疲憊。我想放開這樣的能量,家裡每個人都是體力非常好的。

  我從未如此的清晰,可以站在旁觀者的角色,看著這些演出,歷歷在目。雖然我崩潰的在哭,我的心不斷的波動著,但我終於可以這麼清楚有意識的看著這一切。我可以分辨的清楚什麼是我的,什麼是來自於我母親的。

  這天老師也跟我提到了身體的重要:我們要把身體照顧好,心靈才會接收到訊息。

  我很感謝經歷這樣的旅程,非常幫助到我在身心靈這過程中繼續前進。心裡非常的溫暖,這感覺不停的流動著。

                                                Teresa 2011 07 22

 

fig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