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進入靈魂之光,貼近靈魂的本質,

在姿玫老師及光的上師引導下,我們穿越了傷痛與頭腦的束縛~

看到這篇分享時,我是非常驚訝的!

認識依潔的都知道,三個月前連請他寫20個字他都快"花轟"了

上了這三個月的"光的課程"

我們看著他一路勇敢的面對與聽著他穿越後的喜悅~好感動!

4db1a3c9fd5bd59d1a26919cb2bb234a-d2lx2uq  

學員心得分享:

人的成長背景會造就你長大的樣子,這句話看起來好像是對的,但在我身上卻不適用,我是在長期家暴及精神暴力之下長大的小孩,甚而可以說是在牌桌上長大的小孩,媽媽輸錢就打我出氣,還記得有一次媽媽抓狂抓住我的頭一直撞牆(這只是眾多身體傷害的其中之一,最可怕的是精神暴力,罵到你感覺還不如一隻狗),爸爸則在外面有女人(我還記得睡在兩個人中間,甚至爸爸還為了這個阿姨打過我們),所以,我可以說是沒有童年的小孩。高職畢業後,因為家中經濟不好,無法繼續升學,18歲就開始賺錢幫家裡還債,一天上兩個班,連假日都在上班賺錢,只知道只要肯做沒有賺不到的錢。

一直到這兩年我接觸身心靈的領域,其中也上了一些課,慢慢發覺自己的內在小孩是被恐懼包覆住的,孩童時期的我,無意識的將當下發生的每一個恐懼與驚嚇用無形的殼給緊緊包覆住,因為,不這麼做這個小孩可能會發瘋吧!所以長大的我常常對很多事是“沒感覺”的,其實,沒感覺也是一種感覺,你為什麼沒感覺呢?
再說到上課,我在上課時曾經崩潰吶喊狂哭好幾次,口中尖叫著“好可怕好可怕”,相信嗎!我這樣的崩潰讓一排小木屋斷電,可見這個恐懼有多深多多,只是一直被我理智的頭腦給壓在很深很深的地方,我一直不知道要怎麼處理這個混亂的狀況,直到上了“光”的課程。

剛開始我不了解什麼是“光”,但就一直想上,又覺得越飄渺的課,老師就越重要,就這麼一直蹉跎下去,直到有一天跟一個同學聊到想找“光”的老師,同學跟我推薦她的老師很棒,就約了時間跟這個老師談談,沒想到這個老師可以將飄渺的”光“講的很落實,讓我瞭解“光”到底上的是什麼。

剛開始上第一級次身體星光體第一色光“白光”,我整個恐懼心慌又再次出現,那種感覺是我快死了,真的,感覺死亡 就在我身邊,我非常極度的驚恐,整個人又陷入狂哭吶喊的狀態,在有慈及Teresa的協助下,穩定了當下的狀況,回家後照著有慈教我的方式,跟自己內在小孩好好的溝通,在“光”的靜心的過程中,看到一個大約5、6歲的小孩,蜷縮在角落啜泣,我知道那就是小時候的我,我呼喊她,她站起來回過頭來看著我,沒有任何表情,我告訴她,你是安全的,你是被愛的,她點點頭轉身走了,這之後我就沒在”光“的靜心中看到她了。

一直到上第二級次情緒體,我在藍色之光(智慧之光),整個靜心的過程我是恐懼不安的,一直在啜泣,我覺得我無法呼吸,我快死了,老師發現我的狀況,在過程中帶入協助我脫離恐懼狀況的正面語句,最終,這次我是自己走過這個恐懼,我進步了!結束後,老師說:面對自己是最困難的,你是個勇敢的靈魂,每個狀況的發生,都是你已經準備好了,不用害怕,上師與你同在。

回家後照著老師的建議做了一些功課,開啓藍色之光,將你想要釋放的任何情緒字句寫在紙上,完成後再開啟藍色之光藉由火神的力量將這些負面能量帶走,第二天,神奇的事發生了,我媽媽打電話 來,我竟然可以沒有情緒的跟她對話,還很高興的讓她好好玩,掛了電話我高興的大叫,回想昨晚寫的釋放語句,裡面有一句“釋放我對父母的恨”,這真是太神奇 了,一直以來,我無法對我父母好好的說話,總是盡量迴避與他們對談,這對我來說是很棒的禮物!

到了這次的綠寶石之光,整個靜心過程還是很難熬,正在想著什麼時候可以結束,突然一個小孩出現,我知道是她,暌違兩個月,她又出現了,一樣的場景,蜷縮在角落,只是這次沒有啜泣,但就是不肯回頭看我,我跟她說我想抱抱她,可以嗎!?她沒有回答,突然的,出現很多妖怪要來吞噬我,想嚇我,但我沒有退縮,還是一直嘗試想要她回頭來讓我抱抱,這時這個小孩回頭了,但也是變化成妖怪的臉,下個畫面突然這些都不見了,再呼喚也不見她出現。結束靜心後分享,老師說:這是你的恐懼在釋放,內在小孩還是很害怕,但已經在釋放了,很好,你封閉的感覺中心正在慢慢打開。

每個覺知的開展是辛苦的,但沒有覺知的活著是更辛苦的,在這個發覺自己原本樣子的過程中,有人陪伴共修是幸福的,很感謝姿玫老師帶領我慢慢開啓真正的自己,也感謝陪著我共修的同學及老公,“光”的課程真是一門看是簡單,實是帶領我們深入自我覺知的課程。我收穫良多!

依潔~

愛向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