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好幾天,我在家的哭了很多次,那種感覺很反常,不是難過也不是感動,一種很深很深的嘶吼從心裡發出來,突然覺得我家隔音好是一個很大的優點,我停不下來的哭喊,那聲音連我都覺得淒厲,是為我進入橘光嗎?又處理完那9年的情感嗎?像是在清理長期累積在靈魂體上的雜質! 下午amber來找我,今天他穿了牛仔褲,我笑笑的說幹麻用man的方式呈現,他說要有幽默感;我跟他聊凌晨時和余的對話,amber問我說K跟余有什麼不同?...過了幾個小時我跟回:跟余相處時會有很多的感觸是關於他本身強制的壓抑,脆弱的眼神但表情完全是鎮定的,內在情緒的混亂,帶有一種野性想要去征服他的感覺,所以那不是愛情,余曾經問我為什麼不幫他做諮商,我說我很清楚現在我對你會不客觀,而且當你準備好時我會準備好的 。                                                                                                                                                                        K呢?有種讓我想珍惜的心動感,想去認識他的任何一面,不論對他而言是缺點或優點的,有種很純真的感覺我會聽到他的心的觸感,在他身邊的那當下,我有種被保護的感覺,很溫和甜甜的感覺...amber說:你很清楚嘛!我只是問你問題而已啊!是你自己去釐清的,不過現在很清楚不代表過幾個月之後我的觀點會是一樣的;當你在做了儀式之後隔天又看到G,之後又經過和冒的事件,遺棄的體驗,你在這一生從未如此這麼快速的一次經歷好幾個事件,當冒跟你提到關於"家",你不由自主的落淚,隔天也是...你浮現很多東西是吧!                                                                                                                                                                      對啊,婚姻、長久經營的情感、我的內心之家、我看到好多畫面從未看過的...我想不起來我有去過那裡啊?斑駁的壁紙牆上整齊的掛這用相框框起來的圖片,客廳的彩光很差,到飯廳的柱子貼了一個很像時鐘的東西很突兀,但明明又不是時鐘...,飯廳的左後方是某個人的房間,右前方是廚房,看起來像是公寓或國宅的一樓,因為走出去就有陽光,地面是水泥鋪的,而且不是作夢時,是我平常時看到的...         amber:我知道!我問你的是,你現在看到的影像或許是你細胞記憶裡的某部份,在你的經驗裡家是如此重要,實際上也是,但到目前為止你選擇創造的是離他們遠一點,保持適當的距離,但你很清楚這也代表你一直保持一個距離不靠你自己的心太近!這是投射嗎?你在前陣子已經體驗到你需要極大的擁抱之後你知道這不是用做愛或清理你的內在情緒所能擁有的,我在提醒你的是,你是正在擁抱你所擁有的還是匱乏沒有的!?他在我出門前說了這句話

fig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