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amber我們聊一聊。

  Amber:好啊!

  我:人是不是有時候會突然悶起來,卻找不到原因?

  Amber:是會悶,但是一定是知道什麼。還有,你要找什麼原因?

  我:我不懂,我還是不懂,你跟我說,不管在什麼當下,當我浮現負面的想法,就馬上的有意識打斷自己再換一個新的正面想法;不管我當下體驗到什麼都誠實完整的說出我的感覺。我正在這麼做。但是還是有好多讓我很悶的東西出現。

  Amber:你這麼做多久了?

  我:幾天吧!

  Amber:幾天了。那就一直持續下去。這是一個過程。你正在提升的一個過程。

直到你了悟。

  我:這樣我會賺到錢嗎?這對我來說,是很現實的!但是到目前為止你說的都是一個信念、想法。我好多問題。

  Amber:到目前為止你缺過錢嗎?我記得你每當發現自己錢不夠用時,都會出現另一個想法『任何的事情我都會面對,而且我一直都很富足。』你忘記你一直這麼做嗎?而且好的經驗就被你創造出來了!所以你真的只有做幾天而已嗎!錢對你而言是什麼?你甚至不擔心睡路邊,但是還要持續你所熱愛的這個過程--靈魂的道路。這些對你而言是什麼?

  我:當我這麼做時,這麼想時,我的心好平靜。但我從來沒幹過這麼瘋狂的事,誰會把工作在年底結束,就那麼毅然決然的開始作心靈事業。天啊!甚至我一點後悔都沒有,但是我好多顧慮。還有,我誠實對冒說出我的想法,關於性之類的。我發現我身邊的人是怎麼看待我這部份的。

  Amber:大師都是這樣的。

  我:我不是大師啊!

  Amber大師是你願意去做任何別人覺得冒險的、瘋狂的、甚至危險的事情。因為他們知道沒有任何是危險的、沒有評斷的。他們專注的在自己的心。別人看來是個瘋子,但是他們所經歷過一切,是喜悅、豐盛的。像嘉嘉跟你說的,我套用他跟你說的來說你,用你懂的方式,走這條心靈的道路,並不是因為你什麼都很淡薄了,而是你狂熱的愛過,那麼深的愛過,那麼深的傷害過和被傷害過,那麼狂熱的經驗你的生命,你的情感比任何人都深。甚至你現在還是願意用新的經驗去經驗你的生命。甚至你已開始面對了你內心最大的恐懼,並承認它。你從來不知道什麼叫放棄。你記得我要你重複看一次與神對話裡的一段話嗎?

  我:我記得。當我由減低損失或最大利益的觀點來過生活時,人生真正的利益就喪失了。機會就失去了。因為這樣的人生是在恐懼中度過的。而那種人生是關於我的一個謊言。

  Amber:很好,你把它變成第一人稱了。你懂我在說什麼的。你從沒真正考量過你的最大利益是什麼啊!不是嗎?你媽說你我行我素,在我看來你棒透了。你願意為你的生命負責。我這麼說不代表我對於負責任和不負責任的曲解喔。我也在學習用你懂的方式不斷讓你收到。不是每個人都願意聽我說話的。但你知道只要願意任何人都可以跟我交談,你是在這麼做啊!

  我:我腦袋瓜又一堆東西了。我整理一下。

  Amber:嗯!那用整理。

 

fig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