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覺是可以訓練的。正面的思考模式,那起心動念的能量,是可以創造的。只要不斷學習、練習

這是可以練習的。心思混亂時,我躺在床上閉起眼,在半夢半醒間。看到很多畫面,有些記的起來。那就記起來。冥想過幾個小時後遇到的人是長什麼樣子。那樣子就漸漸出現。這是一個很有趣的實驗。現在還沒這麼清楚,我知道會越來越有趣。

安不安全是自己定義的。我老娘常常要我小心什麼樣子的人,開車要小心別人不小心來撞,之類的…。其實這樣很累,回雲林我都非常緊繃。這次回去待比較多天,感冒又過敏。雖然我不斷跟老娘說。沒有任何危險的事,除非自己這麼覺得。那起心動念的瞬間,很多會變事實。有時覺得我是不是太急,要她了解我的意思。

我跟S提到,我必須先區分夢境與現實的發生先後順序,不然我會以為夢的就是發生過的。但實際上過了好幾天才出現。提到這個,是我對自己說的話,因為最近總是這樣。

 

 

我最近就是這樣,跳來跳去的特別嚴重。有人跟我說,這樣很好每天像在抽大麻,很舒服。哪裡舒服啊?沒身在其中是不知道我內心這陣子的煎熬。

朋友說,沒辦法像我這樣自然瘋狂的人,就會去吸毒之類的,那也不錯。我很正經的告訴他。我絕不會把吸毒這種瘋狂合理化。

fig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