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上課又到了『糾纏』這各主題。老師直接指定我:父權與我

  一開始我忍不住就的哭了,當我在畫自己時,我看到還是4.5歲時的我,在一片黑暗中,蹲著哭泣。我上前去擁抱她。我忍不住就哭了。突然我發現當時的我感受,像是孤兒。需要母親的擁抱。這種體驗我可能早就忘了或不想想起來。我現在收到了。一邊在做的時候amber開始跟我說話,他已經好幾天沒跟我談話了。

  Amber:你為什麼沒有想過你內在的父權不一定是來自於父親而是母親。

  我:……我可能想過。只是腦袋無法接受,因為她是我最愛也是最愛我的人。

  Amber:但是你想過嗎?你已經知道你們家四個人已經有人開始在做關於『替代』的角色了。如此明顯,你恐懼什麼?而且你是最早發現的人。

  我:………我真的不清楚。或我不想把它認為是這麼嚴重!

  Amber:是沒嚴重啊。那是你定義的。你對於父權或男性依舊是很多憤怒,沒人是完美的,包括我在內。我不是創造你們要來“完美”的。

  我:這讓我好壓抑,你不懂嗎?我還是好害怕,你告訴我的,到目前為止我做到多少過。這令人沮喪。

  Amber:沒人要你沮不沮喪。你是“人”。走在靈魂的事業這條道路,不代表所言所行,就要符合所謂的“神聖”。就是因為你的腦子要求自己要這樣的“神聖”,所以你身邊的人聽到你所說的時候都會想去推翻。

  我:是,我想說的頭頭是道,令人折服。

  Amber:你很老實嘛。但這不是你心裡的初衷啊。何必呢!所謂的神聖,就只是愛這個人,這個初衷。做你自己。所以由心表達出來的單純言語。當你放下你所謂的“神聖”。就沒有所謂的推不推翻認不認同了。你有發現剛所說的,也是關於父權嗎!你當了那麼多年的女同志,你為何不就承認。『對啊!我就愛女人身上男人的部份』。女同志所代表的令一層意義,叫做“我要推翻父權”或“我要對抗父權”。

  我:天啊!你這麼說,會引起很多不滿吧。

  Amber:看深一點。不滿的是妳們內在的不平衡,及不敢認領的部份。

  我:同性戀代表想要推翻父權!

  Amber:是啊。你意識到了。恭喜妳。我愛你如同愛我自己。我的孩子。

 我真的領悟到這點了。越來越深。越來越清晰。下課前我抽了一張禪卡,“再生”,這在塔羅牌理就是寶劍十的意思。這正是我在經歷的階段。目前的生活,我完全無法用過往的經驗與判斷來套用。是完全的不同。我也從未像現在如此學習這麼多過。現在正是我的轉折點。我正在經歷完全不同的人生中。

創作者介紹

泰瑞莎心靈占星

fig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