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05睌上畫了黑曼。畫完

,嘉嘉老師說這很像是禪卡裡的『強烈』。

  強烈:禪宗說:將所有那些偉大的話語和偉大的教導看成你致命的敵人,避開它們,因為你必須去找出你自己的泉源。你不能成為一個跟隨者或一個模仿者,你必須成為一個原始的個人,你必須自己去找出你最內在的核心,不用嚮導,也不用引導的經典。它是一個黑暗的夜晚,但是帶著強烈的探詢之火,你一定會看到日出。

  每一個燃燒著強烈的探詢之火的人都找到了日出,其他的人就只是相信而已。那些只是相信的人是不具宗教性的,他們只是藉著相信來逃避偉大的冒險。

                                                      ~~   Osho   ~~

  註解:

  這張卡片上那個人物的形狀好像一支箭,走向一個單一的焦點,他很清楚地知道他要走到那裡,他走得很快,所以他已經變成幾乎是純粹的能量,但是他的強烈不應該被誤以為是癲狂的能量--像那種瘋狂地高速開車的能量。那種強烈屬於水平的時空世界,然而火之騎士所代表的強烈屬於當下這個片刻的垂直世界,它是一種認知說現在是唯一存在的片刻,這裡是唯一存在的空間。

       
當你以火之騎士的強烈來行動時,很可能你會在你周圍的水創造出一些微波,有一些人會覺得被你的「在」所提升或因為你的「在」而變得更清新,另外有些人或許會覺得受到了威脅或是被打擾,但是別人的意見並不重要,現在已經沒有什麼東西能夠把你抓回來。

 

最後我抽了張禪卡:『再生

  在禪裡面,你來自無處,也去到無處。你就只是在此時此地,既沒有來,也沒有去。每一樣東西都經過你,你的意識反映出它,但是並沒有跟它認同。
 
當一隻獅子在鏡子面前怒吼,你認為那是鏡子在怒吼嗎?或者當獅子走掉了,然後一個小孩跳著舞來,那面鏡子完全把獅子忘掉而開始跟著小孩跳舞,你認為那是鏡子在跟小孩跳舞嗎?鏡子什麼事也沒做,它只是單純的反映。

  
你的意識只是一面鏡子。你既沒有來,也沒有去,是事情來了又去。你變年輕,然後你變老;你是活的,然後你死了。所有這些狀態都只不過是那永恆的意識之湖的反映。

Osho Osho Live Zen, Volume, 2 Chapter 16

註解:

這張卡描繪出意識的進化,它被描述在尼采的一本書「查拉圖斯特如是說」裡面。他談到三個層面:駱駝、獅子、和小孩。駱駝是昏睡的、無趣的、自我滿足的。他生活在妄想裡,以為他是一個山峰,但是事實上他非常介意別人的意見,他幾乎沒有任何屬於他自己的能量。從駱駝裡面脫穎而出的是獅子。當我們了解到我們一直在錯失生命,我們就會開始對別人的要求說「不」。我們脫離群眾,單獨而驕傲,吼出我們的真理,但這還不是終點。到了最後有小孩的出現,既不是順從的,也不是叛逆的,而是天真和自發性的,並對他自己的本性很真實。

  這幾張完全是我現在的狀態。黑曼的那隻眼,是我的心。

創作者介紹

泰瑞莎心靈占星

fig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