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出門前,我一直覺得左邊的扁桃腺發炎了,我以為是講話太多了。不然就是昨晚沒睡好。

  今天只有我一位老師在店裡,沒有想到預約的客人很多,我算到一半突然覺得怪怪的,還是我後知後覺!發燒了!!!天ㄚ!我不知有幾年沒發燒的人。

  工讀生摸我的額頭說:樂莎老師你好燙喔!

  我:這樣是發燒嗎?

  工讀生:你不知道發燒是怎樣嗎?你體溫很高。

  我:哈,我不太清楚ㄟ,早就忘了發燒的感覺。

  不過我有意識的察覺到我積壓很多的情緒,不敢出來。現在正在釋放中…。不過接下來的客人更屌。問了我完全不想回答的問題。例如:怎樣可以讓對方是對我又愛又恨的。

  我:我不想回答這個問題。你先學會愛自己吧。

  今天來的客人,我幾乎沒在解釋牌意,全都是在指引心態面的方向。

  從捷運走回家我怎個快暈過去的感覺。

  嘉嘉老師跟我說過。來到我面前的每一位都是來讓我做功課的。我在支持他們的同時,當我說的每一字句的同時。我也正在對自己說。我要有察覺的。因為他們也正在呼應我當下的情況。

  我想不只是如此,很多人正經歷的我也曾經走過。當我有意識的每個當下,對他們談話的同時,我感同身受,但不涉入。

  我回答他們的,真的是我自己最好的解答。

  嘉嘉老師總有辦法支持到我的內心。

fig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