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ob在我上班時間傳了短訊,晚上越來越忙,我當下知道自己還是可以好好占卜的,雖然當時我的心突然震了一下。當我走出捷運站的路上,我發現自己快哭了,老天爺總要在我最沒輒的感情面,來考驗我對於不安全感的部份。

  不過心情不好歸不好,想通了之後我的扁桃腺莫名奇妙的開始好一些了。

  星期日媽咪一直在我工作時間來電。原來講妹妹的事,他很急著要我幫老妹做心理諮商,我平常才不跟家人做這方面諮商的,總會覺得無法中立。

  不過我倒是先教育媽咪,他總覺得都是小孩的問題。這也是我受不了的點。但實際上只是無法達成她完美性格的標準。

  我想到在“不正常也是一種正常”的這本書有句話,好像意思是的:父母總是沒察覺到,子女也是投胎很多世的靈魂。以靈魂的角度來說,其實子女也都是成熟的靈魂了。能為自己、這當下做最好的選擇的。

  剛剛在幫客戶排星盤時突然想到行運的天王星四分相本命的天王星,我妹好像正走完這行運。

  不過我發現全家人正在跟我做的功課是一樣的。老妹在重整對於自己生命的價值。媽咪正在學習如何放掉控制。我正在處理父權,與對生命的不安全感。不過好像這三種我都在做功課ㄟ。又都回到我身上。

  我跟媽咪又聊到和jacob的事。

  她問我:那你會不會對感情退縮啊?遇到了這件事。

  我:不會啊。不是說不會怕。但我如果再遇到我還是很開心啊。可能彼此的靈魂都沒準備好吧。才會這樣。

  媽:你有沒有好一點啊?阿…對方是怎麼了,幹麻不見。

  我:那是他私事我不想提啦。我哭好幾天啊。這樣比較舒服。

  媽:你知道怎麼了啊。你可以不要這麼挑好嗎?

  我:拜託,你說那個我怎麼會受得了。夭壽聽媽媽的話、頭髮中分、又沒180、又沒話聊。只會對我傻笑,又要住家裡,你明明知道我一定要住外面,哪個長輩受得了我在家工作的樣子,與作息啊。

  媽:你不知道他家條件很好嗎?你是這麼挑幹麻,要這麼高幹麻。現在失戀才在難過啦。我跟你說到時吃虧的是你啦。而且幹麻就喜歡那個,又不是沒別的人追。我以過來人的經驗跟你說,乖的最重要啦。

  我:你不是喜歡優生學嗎?而且我不矮ㄟ,又很認真,長的又不差(還說的臉不紅氣不喘)。至少要找個表裡一致的人吧。你説的人都跟我沒話聊,又沒個性沒長相沒身高,沒長進又不進修,我說話也不知我在說什麼的人。又屁用喔。當初你還不是看上我爸帥又幽默風趣喜歡他的。

  媽:ㄚ你交的是有多帥啊。

  我:至少我要順眼吧。你是哪隻眼睛看過我交帥的過了。都是有內容的好嗎。

  媽:吼,我不跟你貢了啦,看查捕郎要乖的啦(台語+國語)……又掛我電話。

  哈哈,我媽怎麼這麼可愛啊!

fig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