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年前,我們倆是這個時候去菲律賓。3年前我們這個時候去了白沙灣。那時你出院不久。

  我們每年的夏天,一定要跟你的狗一起去海邊。就這樣很多年。

  還記得那時常到醫院陪你,不能帶手機進入、不能帶鏡子進入,那層樓的印象讓我太深刻。先通過一扇門,然後進入小小的空間放好自己所有的東西,再往裡面的一扇門進入,身後的門一關,馬上聽到上鎖的聲音。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個沒有靈魂的空洞雙眼,飄在白色的空間裡。

  入院沒幾天,看到你的額頭撞的都是瘀青。壓住悲傷,好好陪你。在醫院的時間不過一、兩個月,那時間卻無比的漫長。每當一下班,手機會準時的響起,聽到你呼喊的聲音。

  在那之前,我以為受不了身邊的人的優缺點,生老病死。但是沒想到,你的事情卻完全顛覆我自以為的想法,真的心甘情願的陪你,在你如此痛苦的那段時間裡。而我們陪彼此度過很多喜怒哀樂,同甘共苦很多年。

  接著,回雲林陪我媽,不過才回去幾個星期,有天晚上夢到了你,隔每幾天,陌生的號碼打來,告知你自殺走了。告別式的時間……我聽不見了,我聽不進去了。

  瞬間,………空氣完全的凝結,而日子依然很忙碌。

  寫了這篇給你,我親愛的朋友---希亞,讓我更珍惜自己的生命。

  精神方面的疾病,就像是心得了重感冒。很多事都控制不了,顫抖的手抓不住微笑。曾經我用盡了所有的力氣,終於在這之間找到平衡點。

  當然身邊還是又有人,因為這方面的問題而走了。

  但是也有朋友面對癌症,要讓自己活下來的。

  不管是什麼,都是一體兩面,有恐懼就有愛,有匱乏就有豐盛,靈魂是很有張力的,知道認領自己的所有不容易,但都是我們的一部份。

  也獻給與病魔奮戰的dean,加油!你很棒! 

fig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