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得到快樂,我們被教育必須恣意發洩累積長久的情緒並放縱自己的慾望。所以我們曾經沉醉在酒精、性、金錢與名利,或者選擇比較不極端的方式,旅遊、電影、唱歌、交際、休息或睡覺。用盡各種適合我們「被教育」或「被期許」的方式──追尋我們以為的快樂、釋放壓抑已久的情緒。但我們都知道沒有用。回到人稱殘酷的現實世界、瀰漫著低氣壓的家裡、面對磨合中的另一半、星期一再度與穿著Prada的主管開會,那些問題與壓力確實都還在。所以我們重複著──追尋我們以為的快樂,內心終究還是惶恐著:「我真的快樂嗎?這樣真的好嗎?這真的是我要的嗎?」

聖杯7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而你明明都知道。

  避免記憶力衰退,我趕緊記錄下昨天在便利商店結帳的時候聽見的兩位OL的對話。簡短、聽似平凡無奇,當下這般對話也在我腦海飛快掠過。直至今天,我的個案翻出「聖杯七」的同時,那段對話彷彿重新要我再聆聽一次:

「八月底離職過後妳打算做什麼?」

「會先休息一陣子,有排了很多飯局和旅行。」

「過太爽了妳,太過分了吧?」

「大家都這麼說,但我其實沒有很開心。那些旅行甚至都不是我自己想去的,只能稱得上是陪家人朋友出去走走。」

「妳太不知足了,能出去玩就很幸福了。妳要改變心態。」

「是沒錯……」

  你感覺到這段對話的力量了嗎?我們身邊時常會有這些聲音,告訴我們擁有夠多了,應該知足、應該快樂。你有一個被評鑑幾乎滿分的完美情人;你有一份人人稱羨理想職業;你的父母說他們永遠愛你;你有超出一般人能享受的物質生活……他們都這麼說的時候,你只回答:「好像是這樣吧」之外,為什麼還會感受到空虛匱乏?他們窮追猛打地問你:「不然你到底在追尋怎樣的愛情?怎樣的家庭?怎樣的工作?怎樣的生活?……你到底在追尋什麼?」

  嘿,先別急著回答「不知道」,你曾經知道答案吧?我要你試著回想,是什麼時候開始,你停止追尋你正在追尋的夢想?是當大家的期待與你追尋的方向大相逕庭的時候嗎?是當你追尋在過程中感受到不被看好或不被重視的時候嗎?是你在追尋的開始同時被學業或家庭牽絆的時候嗎?然後,長輩、同儕與身邊的人都在討論「你所擁有的一切」同時,是不是同時也抹煞了「你所追尋的一切」?依循著這社會所「教育」你的,你開始覺得「這樣好像也好。」久之,你陷入白日夢中了,你選擇像「聖杯七」的黑影人半夢半醒著,好像擁有一切,卻已經忘了最想要的是什麼?好像有很多選擇,卻又不知該化哪一個選擇為目標?這樣的你,好像過得還不錯,但你依舊對現實充滿恐懼不安。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聖杯七」的出現提醒你,是不是很久沒有觀照自己的感覺了?你最近可能很縱慾、很任性、很自由,大家都很羨慕你,你卻很清楚──那都是因為你不知該何去何從,因此你過得看似精彩卻提心吊膽著未來。現在,我要你從白日夢中清醒,白日夢裡盡是你所擁有的一切、或是他人、社會所給予你的有限選擇,你一直在用社會所設定的方式去追尋快樂,但你不快樂。所以請把你所擁有的、大家所說的都丟在一旁,你已經知道你擁有很多了,你也夠知足了,你也聽夠大家給你的建議了。那些都夠了。我要讓你自由地去找回你的夢想,並重新啟動追尋的步伐。




, , , , ,

fig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